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刘立勇:山水画自由的灵魂

文/胡莹


“色浅微含露,丝轻未惹尘。一枝方欲折,归去及兹晨。”当代画家刘立勇先生的山水画作透着一股剑气箫心。其画“平湖月色”带着冷逸清宁,而“雾润青松林”则透着坚毅独立的品格。欣赏刘立勇先生的画作,可从其千变万化的线条中读出百味,它们时而如芙蓉出水,出落得标志洒脱;时而出其不意、落落大方;时而写出真性、天然妙成,时而浑厚苍润而内敛静收,历经千锤百炼的线条及浑厚滋华的墨韵浸染了中国文人沉寂于音律的涌思,也是刘立勇先生攻坚克难而后闲庭信步的那份释放吧。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如此美妙的意境让我们对山水画多了一层领悟。山水画之所以被许多名家文人所推崇正是这份身临其境的气韵格调,承载着文人在自然空间里心灵的呼吸。刘立勇先生正是向往山水画的自由,并将这种自由融入山水画创作的灵魂里。其画《佳境无须名》中,生长在峭壁中的树根格外摄人心魄,它们是在与同伴对话,对话河中倩影,对话身旁船只。它们更是与人类对话,对话沧桑,对话不屈不饶的品格,它们生长出了灵魂。《展张草色长河畔》是一幅我很喜欢的作品。这更像是一幅悄然夜色下俏江南的山水。山峰不高却能望到很远,竹、树、蕉、荷;水田,无名花;石礁、帆船;水车、依水人家等。景致虽满并不乱,这就是画家画作的动人之处,繁而有秩,繁而清橙,任意切取其一部分,又是完整画面。而在画面的中央,“小桥流水人家”又如人间仙境,那荷花开出的道路不傲不争,却超凡脱俗,为画面增添了充满灵气的风情。倘若刘立勇先生并非将自己“放任”于山水之间,哪儿有一边涌动,一边清雅,一边夜起的画面,是为将自己的灵魂寄托在山水天色之中,结合当今环境的省觉,自然能进入传统文人那一份笔墨精神中,也能创作出当代山水画卷。


刘立勇先生作画时将虚拟的空间实化,把实有的空间虚化,在“计白当黑”中,用或浓或淡,或干或湿,或燥或润的墨韵,以小小的音符演奏出动人的山水乐章。《碧树斜通市清流》,在粗干奇伸的山谷峭壁旁,是静谧的河流,观者的视野如同一马平川,奇险、悲壮的悠歌直冲喉颈,是当代人对生态环境保护的呼吁。《侗寨写生》又将人带入一篇绿意盎然、古村古色的激情中。《三月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墨染湖》又是数不尽的文人情怀。刘立勇先生的画作笔墨丰富,正是当代艺术家所需的精神诉求。当画画到自由,意向得以自由之时,艺术便活了,自由了。刘立勇先生攻坚克难而后闲庭信步的水墨画创作将会越来越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