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山水为道 勇者在前

今天,清华大学中国画高研班在太行15天的写生就要圆满结束了,我们从结构写生——局部写生——整体写生——意象写生四个步骤,渐次向前向深入推进。成效是显著的,作品是生动的、丰富的、优秀的。在写生的过程中我给大家出了二个题目,让大家在笔墨的实践中具体的去体悟:一个是“浑厚”,另一个是“秩序”。如何的将实际的物象关系转化简约的笔墨形质,是写生的核心。


画家刘立勇,青年才俊也。在中国画¬独特的语言体系中,颇具悟性,能很好的认知与把握,并抽取适合自己、贴近自己性情、学养、修为的部分加以概括整理,渐趋形成自己独立的画风,这在当今中国画坛芸芸众生,众生一相的窘迫面前,显得尤为重要。临摹与师承都只是借鉴,所谓借者,用过之后是要还的。而今的工作室、高研班所结业的学生大都酷似导师,如出一辙,如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急功近利的想成家成名。直接上手学导师的东西。结果是偏离了自己独有的才情与修为,抹杀了个性的发展与张扬。这些都是当代中国画最大的悲哀。


立勇有才,凭着一个“勇”字,拼杀着挤出这个糊涂的群体,渐趋形成自己的风格,标炳于当代中青年画家的榜首。近年不断有新作在全国中国画大展上入选、获奖。颇受业内同行及藏家的关注。


立勇的画好在把中国画“秩序”的问题看懂了,认识了,把握了,使用了。任何事物的发展形成总有其生成的规律,从而在学习创作的过程,轻车熟路,而且有法所循、有法所依。


虚实的对比关系是中国画塑造空间的重要手法,立勇深得个中三味。在画面的组织关系上颇多受用。


“计白当黑”,是中国所有艺术虚拟的实有空间,谓之玄、谓之道。其中有物,其中有精,其中有信。立勇将虚拟的空间实化,把实有的空间虚化,反其道而行之。可谓有心有识,妙心独具。


斜纵的树,一排排,一列列,直冲云霄。虚实相间的山石或黑或白、或大或小,参差间总有联系,顾盼着、叠加着形成大势,彰显着“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山水精神。


笔形的大小、长短、粗细、皴擦,墨性的浓淡、干湿、燥润,在大的交响节奏下,组成一个个小的乐章,塑造着似与不似的物象关系。


“秩序”是学习中国画一把金色的钥匙,理解并把握了它,就等于打开了中国画的堂奥之门。


“浑厚”是中国画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看不清,理还乱的精神所在。随着自身修为的不断增加,对浑厚美学意义的认识亦会不断增加。“鱼含珠而鳞紫,鹿戴玉而角斑”。相信立勇君在中国画漫长的生活与创作中会不断有新的发现与新的认识,只要不满足于当下的所得,定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在中国画的史记中定会有浓浓的一笔。


末了,加一段语录与立勇君共勉:“天分高,后天勤,学养厚,人格正”。这是我评判画家的四项基本原则,亦是我交友做人的标准。

文/刘怀勇

2010年10月22日于太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