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刘立勇山水画印象

谭崇正

(湖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2010年10月27日于长江南岸醉墨堂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美术史是围绕山水画的发展变化来写的,从唐展子虔《游春图》起,李成、范宽,五代北宋荆、关、董、巨,南宋刘、李、马、夏,元四家倪、黄、吴、王,明四家,清四僧,四王,近代之黄宾虹、张大千、李可染、陆俨少、傅抱石等都以山水画为主业,究其原因相当复杂,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山水画与中国传统文化密不可分,与儒、道、释紧紧相连。


面对有这么多高山,老实说要画点名堂出来可真不是件易事,但刘立勇兄不畏艰难险阻,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天分找到了一条可以向前走的路,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初看立勇兄作品很传统。其画树、画石、画云、画水都从传统中来,用笔、用墨亦能从前人中找到来路出处,融南北方表现形式于一炉。初步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表现语言,出自传统,不囿于传统实在是不太容易,对于传统李可染说:“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其实把他自己从来都没有打进传统,却把很多学生都引进传统中出不来。


再看立勇兄的画又是很现代的。其作品很关注整幅画¬面块面的构成,这些构成是通过点、线、面的理性组合来完成的,特别是一些整块的颜色布置得更是令人叫绝,这些颜色、墨块、墨线、墨点早已跳出来具体物象的桎梏,在刘兄的笔下仿佛有了鲜活的生命,他们除了代山川言之外,更重要的是代立勇兄言,它们一个个成立“刘家山水”的将军勇士。


中国画最大的特征是“程式化”,每个有成就的画家,都有自己的程式,令我佩服的是,刘立勇的这些程式符号,与现代绘画的本质因素对点、线、面、色的要求充分融合到了一起,可以断言,刘立勇兄的“刘家山水”有着很光明的发展前景。